澳门402永利com >国际 >欧盟新危机:意大利民粹政党将组建政府 >

欧盟新危机:意大利民粹政党将组建政府

2019-10-01 07:23:03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罗马电 — 两个月前,意大利的两大民粹主义政党通过屡次使用粗俗语言妖魔化建制派、欧盟和非法移民赢得了大选。本周三,两党获得了组建联合政府的批准。欧洲领导人们某些最深刻的恐惧得以应验,他们已经做好了应对动荡的准备。

意大利是法西斯主义的发源地、欧盟的创始成员国之一,也是欧盟的第四大经济体。民粹主义者的迅速崛起打破了这个国家几十年来的政党体制。

这也为一直盘旋在欧洲大陆的民族主义注入了新的活力,并将欧盟凝聚力面临的最大威胁从匈牙利和波兰等外围新成员国,转移到了非常核心的内部成员国。

经过 80 天的艰难谈判,意大利总统塞尔吉奥·马塔雷拉(Sergio Mattarella)授权两党共同推选的总理朱塞佩·孔特(Giuseppe Conte)组建联合政府。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律师没有任何从政经验。

批评人士断言,他只会成为背后民粹主义政党的傀儡:一个是五星运动(Five Star Movement)——没有经历过国家层面考验的、依托网络的反对党;另一个是联盟党——在竞选中以刺耳的“意大利优先”为口号的极右翼政党。

孔特与总统在奎里纳莱宫(Quirinal Palace )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会晤,并会见了大批记者,他承诺将组建“一个变革的政府”,“保障意大利人民的利益”。

“我意识到,有必要坚定意大利在欧洲和国际问题上的立场,”他补充道,算是对欧洲民粹主义政党崛起引发担忧的回应。这些政党宣称将打击非法移民、挑战欧盟的预算规定,并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。

“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,”31 岁的五星运动领袖路易吉·迪马约(Luigi Di Maio)在周三晚上的 Facebook 直播视频中说,这是一次“真正的解放”。

一些分析人士表示赞同,但并不激动。政治分析家沃尔凡戈·皮科利(Wolfango Piccoli)说道:“民粹主义和反建制势力的浪潮仍未平息,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,这股趋势将在整个欧洲蔓延开来。”他是政治风险咨询机构特尼奥情报公司(Teneo Intelligence)的联合总裁。

然而,即使在四年之前,几乎谁也不可能料到,意大利民粹主义者能突然夺取政权。当时的欧洲将意大利视为自由主义价值观和中间偏左政治的堡垒。

孔特将向马塔雷拉提交了他的内阁人员名单。马塔雷拉有权否决某些部长的人选,并对任命反欧元人士持谨慎态度。但这样的举措实属罕见,马塔雷拉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天批准新政府的成立。

令大多数人最为担心的是,新政府的议题可能对意大利财政构成威胁:分析人士认为,上周公布的执政协议可能会破坏预算。

在孔特的讲话后,45 岁的联盟党领袖马泰奥·萨尔维尼(Matteo Salvini)立刻推荐欧洲怀疑论者保罗·萨沃纳(Paolo Savona)担任经济部长。

意大利是欧洲的制造大国,也是增长最慢的经济体之一。意大利庞大的政府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130%,令国家深陷泥潭。如果意大利经济崩溃,欧洲经济也会一蹶不振。

市场已经表现出对民粹主义政府的紧张不安,债券收益率(衡量这种紧张程度的指标)本周继续攀升。周三,欧盟官员明确表示要求意大利履行其财政义务。

“我们的政治讯息非常明确,”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副主席瓦尔季斯·东布罗夫斯基斯(Valdis Dombrovskis)说,“意大利必须继续减少公共债务,它的债务已经是仅次于希腊的欧元区第二高了。”

周一,孔特在全国人民面前的首秀并不完全顺利。最先由《纽约时报》登出的履历显然有夸张成分,引发了一场关于他能否胜任总理职位的政治辩论。

但民粹主义领导人仍与他站在一边,表示要替换孔特——除非举行新的选举。

孔特会见总统时,萨尔维尼在街头采访中表示,即将上任的总理将有“充分”的自主权。他还称,孔特和他一样,将“意大利公民的福祉”排在欧洲之前。

五星运动的领导人向总统施压,要求总统给他们一个当权的机会,并警告马塔雷拉不要阻挡人民的意志。

在总统扬言要组建一个由技术官僚组成的过渡政府后,迪马约和萨尔维尼召开了好几周紧张且偶尔秘密进行的会议。终于两党在最后时刻达成了协议。

党派领导人对总理之位的野心似乎是最大的障碍。但是,一旦将野心搁置,开始共同支持孔特,他们的结盟在选举中就有了意义。今年 3 月,两党赢得的选票加起来占意大利选票的一半。五星运动获得了三分之一的选票,联盟党获得了 17% 的选票。

最不友善的攻击通常发生在社交媒体上。两党及其领导人都很熟悉社交媒体,不过五星运动党在这方面是先驱,它使意大利成为了网络民主和病毒式信息传播的实验室。欧盟经常成为被攻击的目标。

“在欧盟创始成员国中,意大利是首个投票选出反欧洲、无欧洲政府的国家,”罗马的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(Luiss Guido Carli University)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塞尔吉奥·法布里尼(Sergio Fabbrini)说,“我预测接下来会出现动荡的形势,而不是稳定的局面。”

然而最近几周,五星运动和联盟党变换了政治讯息——特别是在其政府议题草案被泄露之后。草案包括的提议有离开欧元区,以及要求欧洲中央银行减少意大利 2500 亿欧元的债务等。

这份文件令市场受到震动,或许更重要的是,引起了马塔雷拉的紧张。它很快得到了修正,党派领导人向国际观察员保证一切都不会有问题。

通常,民粹主义领导人表演的对象就只有总统一人。但新政府领导人上任后,马塔雷拉在危机期间的独断权力将移交给新政府。

欧盟正日益受到捷克共和国、匈牙利和波兰等国家的挑战。法布里尼认为,该政府可能使意大利远离传统的西欧伙伴,与这些国家更加靠近。

“这个集团宁愿把国家从内部掏空,要求实施更严苛的移民管理和边境控制,以及更宽松的稳定与增长协定(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)。”法布里尼说,“这个联盟有更大的潜在危险。”

在五星运动和联盟党政府的领导下,意大利将发出这个集团迄今为止最大的声音。欧盟官员不欢迎这样的发展,但他们在移民问题上对即将离任的中左政府的冷淡态度,滋长了反移民的愤怒情绪,对民粹主义者十分有利。

随着移民的不断涌入,反移民的联盟党变得更加强大。五星运动也采取了更强硬的路线,不过其传达出的核心讯息是意大利年轻人对经济形势感到沮丧,尤其是那些经济不景气的南部地区的年轻人。

尽管管理罗马这样的城市并不容易,但五星运动赢得选举的部分原因在于,它在有争议问题上刻意模棱两可的态度,避免了疏远左派和右派的选民。

许多意大利人不清楚这个政党的立场。它的领导人对意大利留在欧元区先是质疑,后又支持,最近又提出了质疑。他们称,希望意大利的外交政策更加平衡,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关系却越来越密切。他们对疫苗危险性的立场也一直在变化。

党内领导人将这些变化归因于他们所说的直接民主——通过在线上点击决定政策和候选人的成员来表达。然而,批评人士对戴维·卡萨莱吉奥(Davide Casaleggio)提出了质疑。卡萨莱吉奥是该党已故创始人的儿子,也是一名非民选的商人,他控制着五星运动的网络平台。

近日,该联盟的执政协议得到了两党的正式批准。批评人士认为其中一些建议有可能损害意大利的代议制民主,例如禁止国会议员转换政党,或者对党内路线有异议。

联盟党最初起源于一次北方分裂主义运动,是一个更加传统的右翼政党。它与法国的国民阵线党(National Front)和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(Russia United Party)有正式的联系。

但在萨尔维尼的领导下,联盟党的一贯主题——对意大利南方人民职业道德的严厉批评——转向了团结意大利人反对南方的非洲移民入侵,以及反对北方欧盟官僚的干预。

博洛尼亚大学(University of Bologna)的政治学教授索菲娅·文图拉(Sofia Ventura)称,新的联合政府是“意识形态和无能的混合体”。

但欧洲的民粹主义者对这个新联盟表示热烈欢迎。

本周三,在意大利《晚邮报》(Corriere della Sera)发表的一篇文章中,法国国民阵线党的领导人玛丽娜·勒庞称“属于民族的欧洲已经近在咫尺”,并将新政府视为欧盟解体的预兆。

英国独立党前领导人奈杰尔·法拉奇(Nigel Farage)曾为英国退出欧盟引路,他对意大利让德国头疼的前景十分看好。

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的首席执行官斯蒂芬·K·班农(Stephen K. Bannon)表示,他一直与联盟党领导人保持密切联系。同时,他对与五星运动的“历史性”结盟表示欢迎。

“这是欧洲第一个反建制政府,”他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反建制政府。”这是第一个以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为根基的政府。

周三晚上,孔特表示他十分愿意做政府在国内外的代言人。“我愿意担任意大利人民的辩护律师,”他说。

(责任编辑:米昵踣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